慧科研究院

突破传统教育模式

image001.jpg

谈起慧科教育,它可能不像“新东方”那样闻名一方,但是她却在做着一件特别的事,那就是突破现在的固有的传统教育模式,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这家成立仅仅三年多的企业,试图打造从线下到线上,从出口到入口的双向闭环教育生态系统,从七大专业方向发力,如移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交互设计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每一个社会热点革新技术到来之前,慧科教育都会抢在起步期直接深入到课程体系研发上,在大量人才需求到来之前,就把专业方向课程体系研发出来通过和大学合作分发给在读的本科、专科和研究生不同层次的学生及在职研究生当中。

三年多过去了,从慧科教育走出来的第一届、第二届毕业生已经陆续走入社会,4000多名在读研究生中已经有几百名学生走入社会,并且他们与北航、上海交大、西安交大等诸多知名大学合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相比同样获得软件工程硕士学位的其他未和慧科教育合办的专业方向,我们学生平均毕业月薪水在7000到8000元间,将近1倍的差异体现了慧科教育创新型人才培养模式的阶段性成功。”在“慧科教育集团2014年度教育解决方案发布会”上,慧科教育集团CEO方业昌博士如是说。

虽然还不是一家知名的企业,但是慧科教育却在做着超前的事情,慧科教育研究院的成立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慧科教育研究院院长,陈滢博士对此也是颇有感触:“如今信息技术正在改变教育,慧科教育必须参与到变革当中,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结合新技术,提供高品质、高价值的教育产品。慧科教育研究院的愿景,就是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教育与信息技术深度融合的独立研究机构。”

模式之变

慧科教育刚成立的2010年秋,陈滢博士还是IBM中国研究院副院长,后来他加入了中国最领先的教育信息化公司金智教育担任首席技术官,如今任职慧科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慧科教育研究院院长,这也是陈滢职业规划中的重要一步。

“首先,我觉得在教育和医疗这两个领域有很大的机会,相对而言我更熟悉教育;其次,中国本土企业成长迅速,我在IBM招聘的时候,最初微软、Google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后来却发现真正的对手是百度、腾讯、联想、华为等这些本土企业,他们的的吸引力和薪水等比外企更有竞争性,这可能是一个趋势,外企在中国的优势差距正在快速消失。”

因为与慧科教育集团创始人方业昌博士有同在IBM工作的背景,熟识的两人在教育领域上有着共同的看法,于是一拍即合,进入慧科教育。“我相信未来慧科教育能够在现代教育方法上做一些颠覆性的事情,这很有趣,也很有意思,应该值得我们投入。”

“慧科教育研究院主要研究两个方面,一是教育如何传播新兴信息技术,二是新兴技术如何重塑教育,如何改变教育本身,重塑它,甚至颠覆它。”在陈滢看来,慧科教育研究院正是实现这个愿景的最初设想。

“进入慧科教育之前我就和方总一起讨论这事,线下培训已经是红海,我们要做创新的事情,需要在教育领域有所担当。在线教育的兴起是一个很好的机遇,线上和线下的融合正是大势所趋。慧科教育研究院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机构对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趋势有所判断并贡献其中。”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慧科教育研究院成立。这家研究院聘请北师大教育技术学奠基人何克抗教授等为专家顾问团队,聚集了学术界、产业界以及第三方权威机构的专家学者、意见领袖,媒体如此评价:“慧科教育研究院通过教育传播新兴信息技术以及新兴信息技术如何重塑教育的深入研究,对于推动教育技术进步,培养跨学科复合型高端人才,促进新兴产业发展意义重大。”

“我们是草根出身的研究院,从布局上需要有一些专家给我们一些指引,需要有一个专家顾问团队来指导我们的方向。确定顾问委员会名单的时候,我们确认了三种人,一是学院派,著名的教授和老师,二是业界专家,三是行业内的学会和协会专家。”

在陈滢看来,慧科教育研究院在产品和服务方面会有三种类型,一是行业分析研究报告(战略、专题、竞争环境等);二是通过会议、专题讨论、沙龙等形式传播最新思想;三是通过网站、微博、微信进行信息传播。“我们所有的报告都会和业界朋友免费分享。”

作为企业体量并不大的一家民营企业,凭什么做好这个研究院?国家开放大学孙福万教授给出这样的答案:“慧科教育的团队非常年轻,具有活力,工作机制令人振奋。”

“这是可预见的伟大的事业,”何克抗教授认为互联网十年间已经颠覆性地影响了多个行业和领域,这种颠覆性的变革也正在席卷教育领域。“教育如何培养新兴产业亟需人才、新兴信息技术如何促进甚至重塑教育成为两个至关重要的课题。慧科教育研究院所致力的通过教育传播新兴信息技术以及利用新兴信息技术重塑教育的深入研究,对于处于变革洪流中的互联网教育事业必将起到巨大的催化作用和革命性影响。”

未来趋势

作为慧科教育研究院的第一个成果,就是其发布的《2014五大教育趋势分析》, 从学习体验、技术、方法、模式创新和外部环境多维度阐述了未来教育的五大趋势。

首先,未来的教育必须进行线上线下融合。陈滢认为,线上线下必须进行紧密融合、无缝连接才能够促进整个教育行业的成熟发展,并且,将来在设计课程时应该把线上作为一等公民,线上线下一起考虑。将来无论什么样的教育行业,什么样的公司一定要有线下学习中心,不能只是单纯的线上学习,线上和线下要形成一个闭环。

在线教育行业还必须考虑清楚如何消除学生的孤独感,让更多的学生在线上进行沟通,同时还要能够更精准地搜集学习过程中的数据等。陈滢强调,线上线下的融合不能只讲概念,还必须有强大的团队做线上线下的集成运营。对学生来说,最有价值的就是能看到合理的课程设计,适合学习、容易拿到学分,而且毕业之后能够有助于他们找到好工作。

第二,市场力量正在推动教育体制转型。2013年从MOOC开始,整个业界都在推动教育的变革。虽然在线教育的概念已经出现了十几年,随着BAT三家互联网巨大的介入,2013 年才被称为在线教育元年。

“在线教育的推动力不单单是我们熟知的IT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很多资本市场也把钱投入到进来,希望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线教育的发展。另外,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一些大学开始做线上教育。未来,资本市场会用更多的资金推动教育体制外的创新,推动大学这最后一座没有被IT滋润的堡垒被攻破,让学生能够真正享受到线上线下融合带来的学习乐趣。”

第三,未来的教育是大学习。陈滢表示,未来的大学习与学生今天学习的时空环境和体验完全不同。学生可以在线上线下学习,可以碎片化的学习,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学习任何内容,时空可小可大。从整个大学习的过程来看,以前是线下现在是线上。

“老师的地位变得非常模糊,完全以学生为中心,有些学习能力非常强的学生甚至可以在线上做老师,提倡人人为师。学习的路径也不像今天的教育模式,大家都是机械地学习,走入校门都要通过标准化的生产线加工,而是真正的基于自适应技术的个性化学习和基于能力的测试与评估”

第四,未来的教育将走向智能化。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教育,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信息技术已经进入教育系统。例如,自动组卷、语法校正、论坛挖掘、简单题评分、自动论文评分、反剽窃、电子监考等。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创业企业围绕教育开发出很多创新的应用,例如,模拟真人对话来评判语义。可以断定,随着信息技术和深度学习的发展,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智能技术进入教育领域。

第五,未来的教育是众传知识。未来的课程可以打散成很多微课,而微课通过一定细分的有机结构,可以组成一门课程。陈滢提出,可以把Web2.0、互联网思维引入到微课设计中来。多师同堂并非新概念。一堂课可以有多位老师来讲解,他们可能都是某一细分领域的专家。另外,将来可能一门课有好几个老师讲课,老师可能是互联网界的奇才或技艺高超的互联网极客。互联网思维就是要把每个人的能动性都调动起来,将智慧运用在民间。

颠覆传统

小米CEO雷军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总结起来,叫做“顺势而为”。

“提到势,在线教育就是大势,我们很幸运提前看到了这个方向。看起来机会来了,到风口上走一下,这并不是势。势对我们来说可以快速发展,但是从生命周期上来讲需要做一些扎实的工作,一定要打好基础。”

2014年初,慧科教育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对我们来说势很好,拿到融资,以及未来有更多的资金投入,但是我们觉得还是要做扎扎实实的工作,尊重教育的规律,不是一时,而是做最好的用户体验,让他们可以依赖和学习。”

为了顺应趋势和落地构想,慧科教育研究院正在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慧科教育集团和开源力量等共同成立了开源微课程联盟“OMiCA”,通过众包、开放、友好、重用、结构、演进等模式做出真正开放公平的课程,整个教育生态系统搭载在同一起跑线上。

在陈滢看来,OMiCA将是在线课程的颠覆者。“OMiCA颠覆了什么?一是内容产生的方式,二是传统课程体系和课程内容,三是线上教育服务或内容供应商,开放公开免费可获得的优质课程内容,四是学习的方式,基于微课程知识点方式,轻型学习。”

与此同时,陈滢认为现在有很多因素支持OMiCA的发展,一是在线教育的兴起和用户习惯逐渐形成;二是知识产生的速度正在加快,需要更多传播知识的人;三是高手在民间,并且有一大批人愿意奉献自己的知识和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获得荣耀得到满足;四是信息技术可以支撑群体创造;五是群众参与才能锻造出精品课程,真正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在探索新型教育模式的同时,慧科教育正式推出了泛IT领域的终身在线教育学习平台,也就是“开课吧”。截至2014年7月初,“开课吧”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30万,日均访问量超过25万。

“开课吧上线以后进行三部分尝试,一是在线课程体验,我们开设的课程学生是否喜欢,线下学习的用户体验和线上课程的体验如何。二是平台稳定性测试、压力测试。三是在线导学服务。在学习过程中一定会有不同的导学需求,线上老师导学和线下教学互动,我们对这种模式的测试做了很长时间。”

同时,慧科教育还推出“找座儿”网站,专注于泛IT的职业规划平台。通过“找座儿”可以解决学生就业问题,在职的学习者需要找工作的,需要职业发展的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完成。

“通过这些举措,我们基本形成了慧科教育O2O教育生态系统。从线下的招生咨询到后期人才留学,我们有全过程的体系,再加上开课吧终身学习平台横向打造了O2O体系。通过‘找座儿’,慧科教育线下的出口问题和开课吧的出口问题都可以通过‘找座儿’形成出口到入口的闭环。慧科教育研究院会分析哪些产品适合以后人才分布分享,适合教育发展,完成从入口到出口的闭环,基本上形成了慧科教育集团在教育生态中的O2O体系。”

倘若将慧科教育这种创新人才的培养模式延伸至整个教育生态链,那将是中国教育之福,也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之幸,这正是陈滢和慧科教育研究院正在做的事情。唯有突破,才能引领趋势。
 
内容来自《中关村杂志》8月 教育•观察版面